one more miracle(看到我请叫我滚去学习)

【利威尔×你】抉择

是大结局战损利×后勤疗系你

私设阿克曼结局后还是可以变成巨人,且因血统原因一变就是智慧巨人(这么设伦宝地鸣就鸣了个寂寞,所以雷的可以先撤了)

梗自己想的,撞致歉

抱歉啊抱歉我真的好爱病弱+前期自卑,ooc致歉

最近沉迷利你再看看自己真的逊死了……后来越写越崩我要摆烂(摊手

已交往设定

激情短打,只为自嗨,没有逻辑,凑活着看吧


彩蛋是一些非常ooc的老夫老妻对话

———————————————————


00.


寿终正寝,与轮椅厮守;13年,重回荣光。


利威尔·阿克曼会选哪个?


遇见你之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可是自你闯入他那孤独封闭的世界,他……的的确确开始犹豫了。


 


01.


最后的最后,利威尔终于还是回到了你身边,回到了你们共同的家中。


利威尔还是那个利威尔,那个你所熟悉的兵长,那个视红茶如命的洁癖怪。但当三笠将他缓缓推进屋内时,你还是不禁怀疑,利威尔,还会是那个利威尔吗……


你把他关在了卧室里,没收了他的轮椅,一切大小事务都由你完成——倒不是怕他自尽,你相信一贯坚强的阿克曼不会做出这么轻率的决定。只是……他肯定会逃。


你了解利威尔。从法兰和伊莎贝尔,到原利威尔班,再到团长、韩吉……这个男人一辈子都在不断失去中度过。好不容易一切都结束了,他终于可以停下来去守护仅剩的你,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剥夺了这种能力,只能作为一个残疾人一个累赘被你照顾着。虽然很不可理喻,但你能理解他的心情。


如果不将利威尔关起来,他会逃,会永远离开你,而理由只会是“我不想麻烦你照顾一个又残又丑的怪物”。一个人时利威尔是非常自信的(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可有你在身边,他总会忍不住怀疑自己:她会嫌弃吗?她会觉得烦吗?她会觉得我丑吗?她是自愿的吗?(怎么可能这么想啊啊啊利歪就在前面怎么可以不冲?!!)


 


02.

即便你严加管控,利威尔在被“囚禁”的第三天后还是偷偷溜出了卧室。当你发现他时,他正扶着墙壁步履蹒跚地向大门挪去。“利威尔!你怎么……”你慌忙将他扶住,那人紧绷的身躯接触到你的手后便坚持不住整个软了下来。“你被无垢咬出的内伤还没好透,还是好好养着吧。”你心疼地嗔怪道。他低头不语,晦暗不明的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那天夜晚,你接连做了好几个噩梦,全都是关于利威尔的。梦中,血迹从卧室一直蜿蜒到大街——你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不……不,不!你惊叫着摆脱了梦魇,发现睡衣已经湿透。回首,利威尔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你身边,听到你发出的声响悠悠睁开了眼:“怎么了小鬼?”刚醒来的沙哑竟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我……”你的耳尖被他激的微微泛红可恶啊战损利怎么这么涩,“做了个噩梦,梦到你走了。”利威尔轻叹了口气,撑起身子将你拥入怀中:“好好睡觉,我……不走了。”

“那拉勾,反悔了就是大狗熊!”

“嘁,真是拿你没办法。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可以代入一下神谷老师的声线……)


 


03.


接下来的一个月,利威尔果然变得安分,你那颗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能放下了——至少你是这么认为的。


可你还是低估了利威尔。他确实没了逃的打算,但这不代表他就会这么轻易放弃。无论怎样,阿克曼骨子里还是骄傲的。在你身边,他想堂堂正正地活下去。


经过一个月的软磨硬泡协商,百般周转下,他终于从原韩吉班的一位后勤骨干的手中得到了最后一瓶髓液(矮之巨人.jpg)。


“13年够长了,过了,她也就厌烦了吧。”


“我希望能给她最好的……我。”


 


04.


索性你发现得及时,不然,这件事真的就无法挽回了。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利威尔一直隐藏的很好,没有任何哪怕只是一点细微的征兆,以至于事发得太过突然,你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利威尔……”你手上端着的茶杯应声落地,你本人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反人类极限速度冲到他身边,眼疾手快夺走了那根针管,反身将它扔出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随之响起。


“你干……”利威尔起身去夺。放在原来,你跟人类最强抢东西根本就是异想天开,可现在……往前扑的身体还是不可避免地牵动了伤腿,还未恢复的韧带被猛地一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他一个趔趄摔到床下,膝盖重重地砸在木质地板上,眼睁睁看着紫色的髓液在阳光下一闪,不可挽回地向下坠去。你清晰地看见他眼中原本闪烁着的光倏地暗了下去:“利利你,疼……疼不疼,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焦急的声音染上了哭腔,手足无措地站在他身边,半晌才找回一丝理智,欲上前扶起他……


“别碰我!滚出去!!”是压抑多时的愤怒,沉默良久的悲鸣。语毕的一刹那,利威尔才猛然惊觉,正在他身边小声呜咽着的人儿不是他的什么下属,而是你……“对不起,我只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可以么……”这下换成一贯冷酷无情的兵长大人语无伦次了。“好……等你什么时候愿意再次提起,请务必告诉我这么做的理由,拜托了。”你识趣地离开了他的卧室。“对不起……”最后的道歉既似挽留,又似叹息。


其实,当你第一眼望见利威尔手上的紫色针管,一切在你心中已是全部明朗。你只不过是想在这个混蛋将他那愚蠢透顶的理由和盘托出时狠狠地揪住他的衣领,一字,一句地告诉他这个想法的荒诞无稽。


你比任何人都了解利威尔。不是你自负,而是这位人类最强……其实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自卑许多,软弱许多。


他许是也累了吧……


不然,他怎会如此迅速地下定结论,你痴迷的,不过只是他的外表?


爱,或是你对他的爱,永远不可能如此肤浅。


0.5

最后的坦白,利威尔请你去了一家布置温馨的咖啡馆。午后的阳光在他脸上留下一抹淡金,冲淡了疤痕和战争留给他的痕迹,缥缈间散去了他一贯的冷漠严肃。在这里,他不再是那个阿克曼兵长,不是你的长官,而是利威尔。只是利威尔。独属于你的利威尔。

 

你留意到他今天特意穿了西装——利威尔一向对衣物不怎么考究,现在他离了那些繁杂的应酬,又顾忌着打扮不怎么方便,便就不怎么穿正装,只求一身行头干静整洁足矣。你心中略感疑惑,不过是一句解释和几声你隐隐期待的道歉,请你去咖啡馆也已是出乎意料,这又是……你忐忑不安地期待着。

 

气氛稍显尴尬,你低下头小口吮着面前那杯卡布奇诺。不知为何,你感觉周遭的的温度越来越高,惹得你身子也热了起来。心理作用,一定是心理作用,你不断告诫着自己。毕竟你才是那个来兴师问罪的,怎能刚开始就软下去呢?你下定决心抬起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面前那对炽热的眸子,你慌忙低下头,掩饰般闷了一大口咖啡。完蛋了兵长大人即使战损奔四也还是好辣这还怎么让人训啊!!!

 

“小鬼……”终于耐不住开口的嗓音显得格外沙哑,“我……承认我之前的想法是在逃避责任,是……在摧残自己,也在折磨你。”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下,耳尖飞快地转红,半晌才似调整好心态,继续说道:“我……对不住你,实在抱歉。”你心中暗暗窃喜,一般情况下只有他数落你的份,旁敲侧击后不了了之的道歉也屈指可数,像这样如此主动明朗的还是头一次。

 

“我本以为13年够长了,到那时你应该也厌烦了,我也不想继续拖累了。但后来我想了又想,我不愿只与你过13年,我要一直陪着你,到天荒地啦,到海枯石烂。曾经我许诺要为全人类献出心脏,”他牵起你的手贴上他的左胸膛,“但既然苍天有眼让我活到了现在,又让我遇见了最好的你,那我愿将这颗心脏交到你手中,”他淡淡地笑了笑,单膝跪地捧出早已准备好的钻戒“你,愿意接受吗?”

 

你愣住了。虽说也不是没有设想过这一刻的到来,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迅速……见你许久不说话,利威尔开始慌了。“我……我答应你去做复建,努力拜托轮椅,不会给你添麻烦,求你……”他半垂下眼眸,“不要走。好不好。”声线微微发颤近乎于请求。

 

“笨蛋!臭利利!!!”你伏在他肩头又哭又笑,“你为什么这么突然搞得我猝不及防……我怎么可能会拒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笨蛋……”

 

end.

评论(7)

热度(11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